玉露凝香化珍珠,红尘一梦情相依

就那样丝丝渗进你的眼窗,象一滴醇香的米酒润露了你的心房。此刻,你就象被开启了意识的天窗,那样神采飞扬的飘荡,就象整个躯体都被飘起,在你美丽的境界里徜徉。眼前,是一副落地的红窗,爱的红床。你就象被红尘的梦擎起,举到红彤彤的天上。那是红色窗幔美丽的闺房,红绸在房间里飘荡,你如一幅白净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多年以后,又想起谁

曾经也非常向往那轰轰烈烈的,也渴望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美好,人的意愿总是得不到上帝的垂青,他总会伸出无情残酷的现实大手,让人内心的愿望变成空。我就是这样的感受,对于爱情,我是爱莫无奈,也真的不懂得真正的爱情到底是怎样的面孔。也好像非常热烈地爱过一个人,年轻的生命是如此痴狂,对于自己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那一刻我在美里铺垫,你在爱里穿针引线

那是一道爱的门,你要一跨进去,那爱就会属于你,你要退出,就另当别论了。你选择了前者,那一刻,你的心怦怦的跳,几乎都要跳出嗓子眼。就像你一下在玻璃墙里看到一幅逼真的油画,不论油画里的内容和铺垫,都会使你飘飘欲醉,仿若你看到最美的艺术形体和最美的艺术造型,就像画在玻璃墙里栩栩如生,活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爱的诗集,诗页飞扬

静悄悄,就象被一阵柔软的风掀开了那本漂亮的诗集。诗页飞扬,仿佛那爱的诗香从那翻动的诗页里飞出,落在你的眼眸里,你爱的心上。如同一朵朵爱的小浪花从那黑色的海里飞出,溅在美丽诱人的礁石上,钻入珊瑚丛中,好美,好悬疑。此刻,就象从那诗书里飞出蝶舞一样的彩瑚在你面前飘逸,你象进入了一个置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咄咄逼人的眼神

你的眼神叫我害怕,也很无助,仿若就象一种说不出来的偷,叫自己左右为难。是呀?那种感觉好敏感,也很痛。就象你就在我身边,只能偷偷看一下,还不能明目张胆。这是一个很微妙的一个过程,我就象被收揽其中,就仿若在你视野的空间里,都充满了一种渴盼的需求,那种需求不止一次叫我心怀叵测的去想,去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往事如烟——写给A

一应该是二〇〇一年的初夏吧,房东告知原来租住的房子不能继续住了,并限定了搬出日期。我与D君顶着炎炎烈日,到处找房子,最终囊中羞涩的我选定了一套很破旧的屋子,是二楼。印象中的楼房是用木板搭建的,由于年代久远,木板已经腐蚀的很厉害了,每走一步整幢楼房都会吱吱呀呀地响。屋里勉强可以放两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爱,一个唯美的问号

爱,好敏感的字眼。如同抱着一团火,在烧。真的,果然是这样。那时的你就象一盆火炭,把整个空间都点暖了。那是情与暖的结合,是爱与美的契合。从你那清纯气质里飞出一种想,就象落难在你头上,气质的芳香在袅袅飘荡,就象从你身躯上散发着一种迷你的香,叫我神情飞扬。此时的你,就象一朵花开四溢的芳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竹林香里踏歌行,仙境你最美

曼妙在仙境里,梦呓执在花伞中,沐浴一种竹香,好似云儿飘荡。清露在点余香,鸟儿在林中吟唱,环过竹林,朦胧可见,一竹楼幻影,象似一耸海市蜃楼般独立,俏丽于其中。这真是一幅天然的油画,就象点缀在天边,那样栩栩如生,好似梦中幻觉,给人一种身临其境之感。你似一位竹林仙女,穿一袭红纱,带着林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甜蜜的偎依

一切都是那么的静,如同听到雨水落下的声音,是那么的曼妙和清新。还象闻到树脂的凝香,从那绿叶间发出,那股清新的气息直逼我的鼻孔。这里是一个的小村庄,村庄里绿树成荫,一排排杨柳随风摇曳,我就象飞了似的来到这里,走入这里,小雨还在不停的下着,就象密集的雨丝在我的头顶泼洒,我沐浴着清新的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望月

静静的夜,一丝风声都没有,那缕伞开的月光从楼窗上投射进来,一下柔和在雪白的床上,照在如玉的肌体上,和柔和的白纱吻合,美得叫人垂涎欲滴。你微坐在白色的绵纱被里,翘望着那朵挂在星空里的那轮圆月,因为这不是一次这样了。因为你的念相是一种祈盼,渴求自己能象月亮那么的美丽挂在天上,也能和心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最美网格员赵春梅

周四上午,我乘坐大巴来到富兴社区,见到赵春梅女士。她,高挑的个子,细瘦的身材,黑黄的皮肤,浓眉大眼,一看就是一个勤劳朴实的人。一番寒暄落座,赵春梅便向我讲述了她的:我是蒙族,蒙文名字叫萨仁高娃,属于蒙汉兼通吧。1970年3月,出生于阿旗的柴达木苏木、哈日沁芳嘎查。24岁那年,经人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最美妈妈的新生活

临近冬至的一个周一下午,阳光明媚,微风不燥,我乘坐公交车来到富兴家园,见到了我的采访对象 王凤芹女士王凤芹,女、汉族,社区网格员。中等偏高的个子,身材匀称,瘦瘦的,瓜子脸,带着一副黑色塑料框的近视眼镜,上身穿着一件白毛衣,下身着一条牛仔裤。四十多岁的样子,给人感觉特别立正、干净、...

阅读全文>>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